浮世

« 年輪 »宇霖 rps 一發完HE

「彥澤老師好。」小男孩精神抖擻的將門打開,露出一張笑臉。
彥澤彎下腰,摸摸小男孩的頭,「施晴真乖,這是給你的,好吃的蛋糕。」彥澤十年如一日招牌笑容,總是能融化人心。

「人來了,就趕緊自己滾進來吧~」調侃的聲音從房間裡傳出來。
「你還真是老當益壯啊~這麼老了,還能嘴巴這麼囂張的,就數你了~」彥澤早已習慣老友那張得理不饒人的嘴。

打開房門,陽光透過窗簾,流瀉光輝,些許跳躍在修長漂亮的手指上,正低頭專注撫摸著兩張學生證的孟霖,像似喃喃自語,又像對彥澤訴說,「感覺像歷歷在目,卻轉眼間我們都真的老了…。」輕聲嘆息,「但是他還是這麼好看…。」

「這兩張學生證,你居然保存這麼好,還放在專屬套夾裡邊,你們能不能,不要到老都還在虐人啊…」彥澤心想我才是真感嘆。

「時間不停歇,早知道就少走些冤枉路,少點互相折磨,把握時間好好相處愛著…」「我昨晚夢裡還停留在,他完全娛樂下班時,難得臉紅話都說不清楚的羞澀模樣呢…」

「孟霖…待會你載我回家,好不好?」施柏宇臉上兩頰紅暈,剛剛好不容易降溫點,說完這句話,隨主人的緊張又攀升。

「嗯…走吧…」楊孟霖的內心從一百個結,瞬間也是繞繞轉轉,成千上萬個結了。

那時的他的確是想,趁遊戲機會全心全意托出自己心意,至少沒有遺憾,下節目之後,不要再有兄弟情以外情感了,退回兄弟情誼位置,對兩人才是好。但沒想到豁出去"吻"接巧克力球之後,施柏宇的反應太出忽他意料之外,開心思春期模樣,讓他感到後怕。

戰戰兢兢的開著車的孟霖,直視前方,眼神瞄都不敢瞄一眼副駕駛坐上的柏宇。
「到了…」車穩當停在柏宇家大樓下。
旁邊人卻沒任何反應、動作,楊孟霖只好深吸口氣,偏過頭看施柏宇。
就在孟霖轉過頭瞬間,輕柔的吻,緩緩落在他的雙唇。
「晚安,孟霖。」
孟霖還沒反應過來,施柏宇已經關上車門,笑著對他說,「路上小心,到家跟我說一聲。」
「好…」燦爛奪目的笑容,在好看少年的臉頰上,讓孟霖只能這麼回答。

魂不守舍的過了好一陣子,楊孟霖邊撫摸著歡歡,邊告訴自己要振作,「歡歡,你說爸爸要是幫你找了個爹地…不是媽咪哦…是爹地…你能接受嗎…?」孟霖緊皺眉頭。

雖然大環境能接受同性婚姻了,但畢竟老一輩對此接受度不高,甚至還是許多拿此大做文章的人。他們都是公眾人物,都還要在演藝圈繼續拼博,還不能被故意就此貼上標籤。

「歡歡你說,你爺爺…會…接受嗎…唉…」「汪汪…嗚…」歡歡像是感應到爸爸的難受,安慰似的頭往孟霖懷裡鑽了鑽。

人生很多時候,我們很想逃避的,偏偏躲不了。躲的了的,卻不想逃。

「欸!為什麼你自己先到?」準備到舞台上彩排的彥澤一臉疑問看著孟霖。
「他去考試呀~盧老師~」「何況我們又不是真的住在一起的文武兄弟!!!」「你醒醒!!!」孟霖感到很慶幸,能遇到懂他又關心他的好友彥澤,雖然大多數羞於表達,還是只能用幹話傳達。

「該醒醒的是我嗎…」彥澤說著說著,眼神停留在孟霖背後。
本來還想再回嘴說上一句的孟霖,隨著彥澤眼神轉過了身…。

默默無名路上,也有黑暗模糊不清的時候。特別渴望陽光的灑落,一點光芒足以引導我走出黑暗。眼前散發溫暖光芒的你啊,我該不該醒。

知道孟霖慢熟,面對不熟的人大腦自動當機,會習慣的把他當浮木,依賴著他得到依靠。
帶點獅子座大男人主義的柏宇,不得不說,身形骨架比他小很多的孟霖,自然而然習慣依靠他,讓他油然而生的保護慾得到相當大的滿足。更何況,孟霖確實符合他的審美觀,美男在懷,誰不醉。

見面會到了講感言環節,柏宇想到自從上次巧克力吻之後,孟霖閃躲的態度,這一陣子他真的很難受,他越來越摸不清孟霖對他的態度了。

他堅定的看著孟霖,決定放手一搏,我想把自己的真心拿來跟你博弈,賭贏了真心換真心,賭輸了也不過是我這一顆心破碎罷了。
「謝謝孟霖,真的!」
「我也這麼愛他,他也這麼愛我。」

孟霖原本見面會已經到快結束,情緒也比較緩下來,被柏宇這麼突如其來告白,心又提了起來,卻又得在大家面前強裝鎮定。

好在他見面會之後,早已有安排別的行程,經紀人急趕著載他過去,於是他們匆匆而別。

「你說,是不是特別感激我,我可是上帝視角,早就看透你們兩個的心了!」彥澤想起過往,邀功似自說自樂。
「是啊,說起來,也還好有你這多事八婆,要不然…紅線就斷了…」孟霖還是眼盯著學生證上的柏宇。
「對恩人這麼說話的啊!什麼八婆?!你好歹叫我月老,再不濟也得叫聲媒人…公…吧!」彥澤翻足白眼回嗆,雖然自己也差點口誤。

兩人在見面會之後,面對不放棄,窮追不捨的柏宇,孟霖只能嘆完氣,再認命的縱容、配合著他。

「你不是說想吃麥當勞?我也剛好想吃,順便又順路幫你買過來~」
「我失眠了…如果你睡著了就好好睡,如果你也剛好也失眠了…就陪我說說話好嗎…?」
「你聽看看這首歌,你不是也喜歡rap我傳給你聽,你一定也會喜歡。」
「最近要考試了好累啊,你不要再說休學了,我以後要開化妝品公司啊!讓你當代言人!」

每當柏宇無論是當面奶聲柔氣對他說,到後來連訊息都像語音一樣,自動補足他半撒嬌語氣。讓孟霖更加拒絕不了,滿腦子煩悶又暗自竊喜。

生日的驚喜,預料之中,驚是擔驚受怕,喜是情不自禁的喜愛。

他知道自己生日這天,照柏宇對喜愛的人,向來浪漫的作風,肯定有所表示。更何況,獅子座…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確切答案,跟他金牛"執著"這點,還真是共通了。

「孟霖,你不要有壓力,這陣子我想了很多,你或許是覺得我年紀小,單身久了,一時間分不清和你之間的感情…。」「我們可以就這樣維持現狀,只是不要再躲我了…好不好…」柏宇眼睛一瞬也不敢眨緊盯孟霖。
「好…」孟霖低頭掩飾難過和那紅了的雙眼。
柏宇想過孟霖的各種回答,終究孟霖選擇了他最不希望的回答,心還是會難受。

原地打轉的心,陀螺轉久了,終究倒地停擺。

從籍籍無名到有粉絲喜愛他們,他們相當珍惜,也盼望自己成長拍出更多好的作品回饋粉絲。有時間,也會回覆粉絲留言,也會看看粉絲私訊。

這或許不是個好習慣。
"柏宇哥哥背叛你嗎?!""她真的成為文武cp現實生活情敵嗎?!"不論如何,孟霖我們支持你!!!""柏宇一直以來都在遛我們宇霖cp粉嗎?!""孟霖你出聲聲明啊!""你不反擊,大家就認罪給柏宇和那女的了!"

孟霖看到粉絲附上柏宇和那女演員私下逛街合照…和女演員的配字…"你陪我,我陪你"…。
一堆訊息轟炸下,孟霖感到眼睛一陣酸澀,關掉手機,閉上眼揚起頭。

背對著太陽,往天空灑水,眼前就會出現彩虹。
但你必須背對太陽,眼前還必須落下雨水。

大樓警衛內線電話打來,「這年輕人說是你好友,說你電話不通,要在這等你下來,要不然不走,這都大半夜了…是要陪我站崗呢!」

「好好好…我這就下去,抱歉啊…謝謝你…」孟霖輕聲細語,怕大半夜驚擾到已經入睡的父親和女兒歡歡。

微弱月色,你白皙臉龐在忽明忽滅光影裡,看起來怎麼還是這麼好看。路燈上,不看不顧往明亮燈火撲上的飛蛾,分點勇氣給我吧。

「我只是陪她逛街,吃飯,她剛好一直約,我剛好…」柏宇看到孟霖,一腦門的趕緊解釋。
「大半夜不睡覺,跑來講這些,我懂,我知道。你趕緊回去休息睡覺,明天不用上課嗎?」不用,其實孟霖知道,他早就將柏宇課表和行程,跟自己行程,全紀錄一起了。
「快回去吧,車開慢點,路上小心。」孟霖想他硬扯出的這個笑,是不是很像當初振文看到振武跟女孩子傳訊息時候的苦笑。

「你懂個屁!你什麼都不知道!」施柏宇突然拉高分貝,從來沒有對孟霖這麼激烈話語的柏宇,讓孟霖也快潰不成軍了。

「感情越界了溢出來了,怎麼維持現況?!兄弟情誼?!去tm的兄弟情!你是好演員你會演,我演不來,我只能把多出來的情感拿刀往心裡砍!!!」
「我需要有人傾聽,需要散散心,剛好她約我,我才和她見面的…」

「柏宇…」柏宇喜歡孟霖呼喚他名字,因為孟霖私下說話帶著天生萌軟,特別有愛。但是此時,他卻想遮住雙耳。

「我們互不虧欠了…」孟霖一雙明眸,在月色下,星空倒映,流星殞落。

柏宇愣在原地,孟霖已不再眼前了,他何時轉身離開的,他不記得了。

「歡歡不可以挑食,要乖乖吃飯!都怪…之前…」孟霖急忙打住話語。
「唉…你們到底怎麼回事,這件事情,不是解釋清楚說開了就好嗎?」「真愛的定義在於是不是真心相愛相愛!何況你們相愛相殺也是很有愛啊!」盧粉頭對於自己飯的cp不來往不互動,感到焦急,怎麼辦沒糖嗑沒狗糧,要餓死,在線等,急。

「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」孟霖淡淡說著。
「再爬起來就好了啊!有愛就不怕!」
「你在怕什麼?再失去,會比你一開始還要慘嗎?」
「你記得你聽到他打籃球受傷那時候嗎?心急如焚,電話差點直接打到人家學校老師那了!連施媽媽都知道你這麼關心照顧他兒子了!」
「說白點,他要是真的怎麼了,就問你一句,後不後悔?」
彥澤說完戳了戳孟霖胸口。

他無法想像柏宇要是…,光想像心就揪緊到喘不過氣了,何況要是真的發生。
一手拍掉彥澤手指,唰地站起來,「謝謝了盧老師,我先走了!」
「喂喂喂~我的諮詢費呢?!」
長期諮詢費多次追討失敗,但是是我飯的cp,該不該討,在線等,不急。

彥澤知道孟霖這是想開了,於是在柏宇的ig上,刻意的@上孟霖。孟霖果真回應,只是還是很官方…,人要一時大變化,有難度,不要要求太多,有糖就嗑,盧粉頭語。

柏宇生日到來,孟霖既想著給他驚喜,但自己個性包袱…,又暗自揣測著,柏宇是不是對他全然放下了…,這樣會不會反而成為柏宇困擾…。

粉頭好處是那邊缺磚那邊搬。
我是誰,我在那裡,糖讓我嗑到昏迷,我知道你們會把我cut掉!不過沒關係,難道不覺得他們兩個黏一起,我既像是路過,又像是p上去的嗎?

in love
「我們冷戰時期,你是不是對歡歡說不少我壞話!她以前明明都很主動過來黏我的!」
「楊孟霖!跟你說過多少次,不要隨便對人眼睛帶笑!」
「施柏宇!你最好出門都帶殺意看著人!你有病啊!」
「對,我有病,你幫我治治~」
「你這沒得醫了!」

「孟霖,裝餅乾是什麼盒?」施柏宇突然放低聲線,像淋了蜂蜜糖漿的鬆餅。
我都知道你每一次的套路,卻心甘情願讓你牢牢套住。
「餅乾盒」
「那裝鞋子的是什麼盒?」
「鞋盒」
「那裝我們的呢?」
「天作之合…」說答案時候忍不住翻了個大白眼。
「不是…」柏宇無視孟霖的白眼,依舊盯著孟霖好看的眼睛,在他心裡永遠那麼好看的模樣,如果可以他想這樣看一輩子。
「啊?明明就是這答案啊!」雖然是多年前的套路,但他不至於這麼失憶,就算他比這傢伙大了六歲!
「是…」
「骨、灰、盒」一字一頓,像在宣示著重要誓言,傾倒而出的深情,有了流向。
「嗯!」孟霖也專注看著柏宇,他也是真心喜愛柏宇眼睛的,安全感,因為透過眼眸穿透內心,發現滿心都是自己。

萬雨滴成河,匯流入海,陽光灑落,輕舞飛揚。久旱逢甘霖,雨淋(宇霖)過後,雨過天晴,彩虹浮現。

「今天外面天氣不錯,我們出去走走吧~雖然老了,也是得活動活動筋骨。」彥澤站了起來,活動筋骨看著孟霖。
「嗯…」「施晴和他grandpa一樣,愛吃蛋糕…」說起那人,就禁不住笑意。
「你去外邊陪那孩子吃吧,沒我允准,他不敢開動。」
「這可比施柏宇還要聽你話哈哈哈」

兩人交往多年後,同志婚姻家庭法律越趨成熟,兩人在施媽媽幫助下,代理孕母產下龍鳳胎,兩個新手爸爸焦頭爛耳的,把孩子拉拔長大。
寶貝女兒出嫁時,柏宇半恐嚇威脅不捨全灌在女婿頭上了,要不是孟霖攬著,他怕喜事要變…。

「爺爺他最近都不開心,我們帶他出去玩、帶他吃好吃的,他都沒有像以前…,grandpa陪在他身邊時那樣開心的笑…」
小男孩趴在蛋糕前,叉子戳了戳蛋糕,想到爺爺不開心,連喜愛的蛋糕都不好吃了。

彥澤看著孩子擔憂的樣子,其實自己也是。「我們一起進去叫爺爺出來吃蛋糕好不好?」
「好!」小男孩想,爺爺的好朋友一起吃蛋糕,爺爺應該會比較開心點,興奮拉過彥澤的手,走向房間。

「女兒都當媽媽了呀…施晴多麼像他grandpa呀…」孟霖覺得有點睡意,雙人床上,他躺落外側柏宇位置,暖暖午後,陽光灑落,恍惚間,他看見歸來的少年,對他展露燦爛奪目的笑容,依舊。

彥澤打開房門,看見睡著了的孟霖,緊握住小男孩的手。
「爺爺他現在很幸福,你看,他開心的笑著。」
「嗯!真的耶!爺爺一定是夢到grandpa了!」
「噓!我們不要吵醒他!」小男孩手指放在嘴上,拉了拉彥澤往門外走。
「嗯!不吵醒他!讓他們一直這樣幸福開心笑著。」
轉身之前,彥澤趕緊擦落低下的淚。

裝著我們的是什麼盒?
骨灰盒。